Record My Life Story

随筆┊感悟收藏生活

數碼┊網絡測評體驗

觀點┊評論感受時政

轉載┊美文共享推薦

如何同时掌握「英法西日韩越」六门外语?

▌方法篇 

不同的人在学习语法的时候,会有两种学习风格。一种叫“归纳法”,即通过接触大量的实例来归纳出语法规则。这样归纳出来的语法规则不一定是显式的,但学习者可以根据这些规则造出正确的句子。另一种叫“演绎法”,即先显式地学习语法规则,在不接触大量的实例的情况下,也能造出正确的句子。我是非常彻底的“演绎派”——在学习完一门语言的发音和文字等基础知识之后,我会专攻语法,在这个过程中甚至会忽略词汇,等到语法体系建立之后,再去慢慢地培养听、说、读、写的能力。这种学习方法与学习编程语言的方法很相似。

不同的人也会善于用不同的感官来接收语言信息,从这个角度,可以把语言学习者分为“听觉型”和“视觉型”。我是视觉型学习者,善于记忆文字信息,而单纯的语音信息则让我感觉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正因为如此,我的读、写能力的提高要快于听、说的能力。

我这四方面能力发展的顺序一般是读—写—说—听:

”是最简单的,因为单词是以我习惯的视觉形式展现的,而且很多词汇即使不认识也可以猜出意思。

其次是“”,它与“读”相比有两点困难:一是你要知道应当用怎样的词汇和语法来表达你的意思;二是当有多个词汇或语法结构可供选择时,你要知道哪种更好。

更难一点的是“”,它是有时间限制的表达,需要兼顾表达的正确性与连贯性。

最难的就是“”了,因为在“说”的时候,你可以只使用你熟悉的词汇和语法,但“听”的时候你则可能会遇到陌生的词汇和语法,而且一旦有一个词没有听懂,往往也会连带着前后若干个词都听不懂。

在这个递进的发展过程中,一个关键的因素是词汇量。能熟练掌握的词汇量越多,在听说读写时“卡壳”的频率就会越低。

事实上,在学完语法之后,积累词汇量就是我学习的主要任务了。可能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我在学习所有这些外语的过程中,只背过两次单词:第一次是初一时背过600个基础英语词汇,第二次是备考GRE的时候。除此之外,我的大多数词汇都是在阅读中积累起来的。我的阅读材料包括歌词以及小说等文学作品。在遇到生词的时候,我会去词典中把它们查出来,但并不专门花费精力去记忆。真正重要的单词,会在阅读中反复出现,查的次数多了,就自然而然地记住了。使用这种方法来积累词汇,需要坚持不懈地阅读。我在中学期间由于可以不听英语课,阅读时间是有保证的;最近这些年,由于各种事务的繁忙,通过阅读积累词汇的效果开始变差。我觉得要使得这种方法有效的最低阅读频率是每周2次以上,累计时间至少2小时。

我学习多种外语还有一点经验,就是善于发掘各种语言之间的相同点与不同点。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日、韩、越语中的汉字音。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中古汉语有三个入声韵尾-p, -t, -k,日语保留了其中的-t和-k,而韩语三者全部保留,只是把-t换成了-l。即使在我学习中古汉语之前,我也已经能够根据日语识别出韩语中应当带-l和-k韵尾的汉字了,一下子减少了很多记忆量。再如,西班牙语中的宾语代词一般情况下是放在动词之前的。比如“我看见她”这句话,用西班牙语说是“Yo la veo”,宾语代词“la”(她)放在动词“veo”(看见)之前。法语中的宾语代词同样前置,“我看见她”说成“Je la vois”,学了西班牙语后,我接受这种语序毫无困难。当然,在更复杂的情况下,西班牙语和法语的语序也会不同。比如“我想见到她”,西班牙语要把“她”放在不定式动词“见到”后面,或者句子的主要动词“想”前面:

Yo quiero verla.

Yo la quiero ver.

而法语则要求把“她”放在与其关系最紧密的动词“见到”前面:

Je veux la voir.

在学习这两种语言时,我也会注意把这样的不同点进行对比,以免混淆。

把握不同语言之间的共同点可以降低学习的难度,这种现象的术语叫作“正迁移”。但是,如果忽略了不同语言之间的不同点而生搬硬套,就容易犯错误,这种现象叫做“负迁移”。我见过有人说,学习一门语言的时候最好要忘掉你的母语,以避免负迁移。我并不认同这种说法——为了避免“负迁移”而放弃“正迁移”的好处,无异于因噎废食。


 ▌答疑与资源篇 

在这一篇中,我会回答几个外语学习中的常见问题,并介绍一些我用过的资源。需要说明的是,我并不是资源收集控,所以在这儿介绍的资源远远说不上全面;但这些资源我都使用过,我可以给出比较中肯的评价。

Q1:我想学一门外语,哪种比较容易学呢?

答:评价一门语言的难度,我一般从语音、文字、词汇、语法四个角度来看。在评价每一方面的时候,除了考虑这门语言本身的特点以外,还要考虑它与你已经会的语言的相似程度。

如果你已经会了英语,那么我觉得西班牙语应该是最容易学的。首先,它跟英语一样使用拉丁字母,文字完全不用学。在语音方面,西班牙语除了rr那个大舌音之外,没有难发的音,拼读规则也十分有规律,一天之内就可以学会。词汇方面,它跟英语都有许多来自拉丁语的词,而且越是高级词汇就越相似。唯一的难点在于语法方面的动词变位。动词变位指的是动词的形式随着句子的时态、语气以及主语的人称和数发生变化。英语的动词变位已经基本退化了,一个动词只剩下五种形式(do, does, did, done, doing),而西班牙语的一个动词可以有大约40种形式。与西班牙语比较相似的是法语,但法语的语音明显比西班牙语难,且语法上不规则之处更多一些。

如果你想学一门离中国比较近的国家的语言,可以考虑日语和韩语(越南语教材太难找,就算了)。这两门语言也非常相似,如果你已经会了其中一门,另一门就是当仁不让的选择。这两门语言中,日语的语音稍微简单一些,但文字稍难(多少人在背五十音图的时候就放弃了?)。词汇方面,两种语言中都有大量的汉字词,作为中国人学起来有先天优势;如果你会一种南方方言,那么在学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把日、韩汉字音与方言对比,会有惊喜。日、韩两种语言的语法互相之间非常相似,但都与汉语不同;我个人感觉日语的语法更规则,而韩语的语法更灵活。

如果你喜欢挑战,可以尝试一下阿拉伯语——就算你会了汉语和英语,阿拉伯语的语音、文字、词汇、语法四个方面也都是全新的。

Q2:如何选择教材?

答:首先说明一点,我并没有做过广泛的教材调研,而且教材与时俱进的速度很快,所以我无法推荐一本“完美”的教材。不过,教材并不是语言知识的唯一来源,只要你选择的教材不是那种粗制滥造的坑爹货,最终总会殊途同归的。下面我就介绍一下我所知的日、韩、西、法语的教材。

日语我用过旧版《标准日本语》(黄皮32开本)、新版《标准日本语》(黄皮16开本)、《新世纪日本语》。从课文来看,新版《标日》的课文最有时代气息,且以对话形式为主,比较生动;《新世纪》的课本最枯燥乏味。从语法来看,旧版《标日》和《新世纪》使用的都是传统术语,《新世纪》的语法讲解非常系统;新版《标日》使用了简化的术语,初学时更易懂一些,但学完后在其它场合遇到传统术语时容易不知所云。三本教材共同的缺点是生词表太长。如果你是普通的学习者,我建议选择新版《标日》;如果你像我一样注重语法,可以选择《新世纪日本语》,主要学习其中的语法,另外寻找阅读材料。

我学韩语时使用的教材是苗春梅编的《韩国语入门》。这本教材比较老(那时首尔还叫汉城),语法讲解不够清晰(比如分不清音变和词形变化)。如果你会日语,其实最好的办法是找日本人写的教材(纸版、在线版均可)。我学完《韩国语入门》后看过一个网站叫“趙義成の朝鮮語研究室”,这个网站上虽然没有完整的教材,但其中的“要訣・朝鮮語”栏目澄清了许多初学者易混的语法点。另外,我来美国后还发现了“Talk to me in Korean”和“How to study Korean”两个网站,都是用英语讲韩语的,前者还有很多对话录音。

我学西班牙语使用的网站是123teachme.com,不过后来改版过。西班牙语和法语都可以用Rosetta Stone软件来学,我有这两门语言1~5级的完整教程,想要的同学可以私下联系我(教程放在Dropbox里,如果你在国内需要翻墙)。另外Duolingo也是一个不错的学习西班牙语或法语的网站,它的教学方法是以翻译为主。还有两个网站叫spanish.about.com和french.about.com,这两个网站上并没有系统的教材,但可以作为语法的参考书。

Q3:如何选择词典?

答:选择词典,首先要选择是它的存在形式。现在的词典有纸质词典、电子词典、手机或电脑程序、在线网站等几种存在形式。纸质词典过于笨重且查起来很慢;在线网站则粗制滥造者太多,且网速是个瓶颈。我比较推荐电子词典或手机应用,尤其是电子词典——好的电子词典,键盘按起来是很舒服的。

其次是词典的内容。我比较看重的两个方面,一是词汇量,二是词性、搭配等语法标注。词汇量自不待言。语法标注方面,至少动词要标注是否及物,(英、西、法语)名词要标注是否可数。更好的词典的标注会更详细,比如give这个词会标明带双宾语,并给出“give + 间接宾语 + 直接宾语”和“give + 直接宾语 + to + 间接宾语”两种结构。在国内的三大主流英语词典中,《新英汉词典》是词汇量比较大的;《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是语法标注比较详细的;《朗文当代高级英语辞典》我则没有什么感觉。

其它几门语言我使用的词典如下:

日语我使用的是Canon的电子词典,它收录的是《大辞林》;另外收录《广辞苑》的Casio电子词典口碑也很不错。

韩语词典我主要使用在线的Naver韩日词典,Naver这个网站也提供韩中、韩英等韩语与各种语言互译的词典。

西班牙语的Barron和Collins英西词典都不错,尤其是Barron词典标出了每个不规则动词的不规则类型;二者都有手机应用,但完整版要收费。

法语我使用的是法语助手手机应用,其中包括了法汉、法英、法法词典;此外还有Larousse词典比较有名。

越南语我目前使用Naver越韩词典和vndic.net上的越汉、越英词典,但它们的质量都不高。

有些人在网上吹捧英英词典,呼吁不要用英汉词典(同样适用于除英语外的其它语言),我对这种观点持保留态度。我觉得两种词典各有所长。固然,单语词典可以避免翻译造成的意义偏差,但双语词典也有它适用的场合。一是对于初学者来说,用双语词典可以快速积累基本词汇,而若用单语词典,则难免陷入“生词解释中又有生词”的怪圈;另一方面,一些具体名词,比如动植物的名称,双语词典可以给出直截了当的翻译,而单语词典只能进行解释,读者还要像猜谜一样地猜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举个例子,英汉词典可以直接把“squirrel”翻译成“松鼠”,而英英词典只能把“squirrel”解释成“a small animal with a long thick tail and red, gray or black fur, that eats nuts and lives in trees”(一种小型动物,尾巴粗又长,皮毛红、灰或黑色,吃坚果,住在树上)。除了这样的具体名词,一些虚词(如连词),也是翻译胜过解释。

Q4:背单词有必要吗?怎么背?

答:看个人的学习方法。我对背单词的观点是:除非是要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高词汇量(如备考),否则没有必要专门去背单词。当然,背也是可以的,但为了让这些单词“活”起来,还需要在背过之后短时间内把它们应用到阅读等情景中去(比如背完GRE单词后做阅读题)。

背单词的方法以及复习的计划,前人之述备矣。我想强调的是,要注意避免单词看似记住了其实并没有的情况。如果你使用的是纸制的单词书,有时你记住的是单词的顺序或者它在书页上的位置,把这个单词单独拿出来你并不一定记得它的意思。如果你使用的是背单词软件(比如我使用过的“新东方背单词5”),测验的时候最好选择直接默写单词而不是做选择题,因为一般软件中选择题的错误选项并没有什么干扰性。


 ▌英语篇 

 今天呢,就先来讲我学习英语的故事。

跟很多人可能想象的不同,我并不是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英语的。在小学阶段,虽然有英语课,但也只是背过一些猩猩、大象、长颈鹿一类的单词,并没有系统学习语法。所以,在我小学五年级去南京参加夏令营的时候,听到旁边的同学会说英语,我还很羡慕。我在小学时期学到的有用的英语知识,是妈妈教给我的音标,这让我在学发音和查字典的时候省了很多力气。

上了初中,我开始和大家一起,从头学英语。让我的英语水平有了第一次飞跃的,是初一英语老师布置的“一天一练”的作业——每天写一页16开四线格的英语,内容不限。很多同学只是抄写单词,我觉得这样太无聊,就借来了高年级的课本,开始抄课文。课文是具有故事性的,而且年级越高,课文越长,所以经常抄到“根本停不下来”。到了5月老师宣布不用再写这项作业的时候,我已经写到9月份了。在抄写过程中,我读完了初中四年所有的课文(我老家的义务教育是五四制),并且发现大多数都能读懂。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篇叫做Girl Against the Jungle,讲的是一个女孩乘坐的飞机在亚马逊丛林上空坠毁后,她一个人活着走出丛林的故事。让我的英语水平有了第二次飞跃的,是一套叫做“书虫”的英汉对照读物,就像上面的图片这样。它一共有50本,薄的只有四五十页,厚的有三百页;题材大多是一些世界名著的缩写版,比如《爱丽丝梦游奇境记》、《简·爱》等等,也有好几本侦探故事。这些书曾经在我家的书架上摆了半层,可惜后来陆陆续续被借走,已经所剩无几了。在初二的那个冬天,我就如饥似渴地读着这一套书。在飘雪的下午,我就倚在窗边的炕上看书;在回老家拜年的时候,我也拿着一本《远离尘嚣》,躲在某家的柴堆后面看。我印象中大约用了三个月时间,读完了这一套书,但这个印象很有可能不准确——我怎么可能读得这么快呢?这套书给我的最大帮助是大大提升了我的词汇量,从此我的英语水平全面超过了教学进度,从初三开始到高考,我没有再做过英语作业,也基本没有再听过英语课。那么我上英语课的时候都干什么了呢?我就继续找英语小说来阅读,到高中的时候,已经可以阅读一些原著了。我读过的原著包括《荆棘鸟》《走出非洲》《日瓦戈医生》《看不见的人》等等。

大量的阅读输入也刺激了我写作的欲望,我开始用英语(后来还用其它外语)写日记。最初我是在电脑上写日记的,在初二到高三这几年,我写的日记超过了1MB(几乎是纯文本格式)。这些日记都放在我当时的网站(Fragments – かけら)上,这个网站依然存在,但由于我当时使用了VBScript,现在绝大多数浏览器都已经打不开了。由于大一不让带电脑,我从大一开始改成在日记本上写日记。本科四年我写了11本日记,在美国这五年我已经写了14本。


 ▌日语篇 

我接触日语的时间其实很早。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中央电视台的《大风车》栏目就开始放日本动画片。我看的第一部日本动画片是《格林童话故事》。当然,动画片的内容是普通话配音的,但片头、片尾曲是日语;更重要的是,两首歌都带日语字幕。动听的歌声,加上可爱的文字,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住了。那时候每天晚上18点09分,我都会拿出笔和纸守在电视机前照猫画虎地抄歌词,一两个月后,总算把8句歌词完整地记了下来。《格林童话故事》演完以后,我还抄过《聪明的一休》《爱丽丝梦游奇境记》《圣斗士星矢》《宠物小精灵》等十多首动画主题曲的歌词。有些主题曲播放的时候,会有中文字幕把日文字幕盖住。但这难不倒我——我用家里的录像机把主题曲录下来,然后一帧一帧地浏览,抓住日文字幕已经出现而中文字幕还没出现的那一帧,把歌词抄下来。

我有个邻居叔叔在书店上班,我从他那里淘到了一本《日语会话三月通》。这本书并没有教会我日语,我只是背下了开头的五十音图——但这已经足够让我学会唱歌了。我还从在外贸公司上班的大伯那里淘到了一本袖珍日语词典,不过由于日语单词会变形,很多词是查不到的,所以在好几年的时间内,我都不懂我在唱什么。

到了初二的寒假,也正是《灌篮高手》演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我终于下定决心正式开始学日语。我从书店买了一本黄皮的《标准日本语》,自己研究起来。那时候,我在家里说话都常常夹杂日语单词,不过似乎并不影响交流——有天早上起床后我喊道“めがね~”,妈妈完全通过语境推测出了我要的是眼镜。家里的电视柜深处藏着一本《现代日汉大词典》,16开本,2000多页。这是我初一的时候任性买的,当时瘦小的我还抱不太动这个大部头。到初二的时候,我把它又请了出来。由于我开始用电脑整理歌词,而在当时的电脑上输入日语又十分不便,我萌生了自己编写日语输入法的念头。于是我跟妈妈分工合作——她输入汉字,我输入读音,花了68天,我们硬是把11页2000多字的“常用汉字表”输入了电脑。当我终于能够以正常的速度往电脑里输入歌词的时候,我别提有多激动了!这项工程给我带来的一项额外的好处,是让我熟悉了许多汉字的读音。另外,常用汉字表有一个附录,里面记载了几十个词的特殊读音。我的网名Maigo(日语汉字写作“迷子”,意思是“迷路的小孩”)就是从这个附录里挑选出来的。

初中这几年,我一共学了上百首日语歌,它们渲染出了我每一个季节的色彩。《名侦探柯南》陪我度过飞花的仲春,古老的演歌伴我走过落叶的深秋;龙猫的歌曲让我感受童年的无忧无虑,滨崎步的歌声带我体会大海的波涛汹涌。这些歌曲的歌词并不总是容易获得的。《名侦探柯南》的主题曲并没有字幕。我班上有的同学买过柯南的磁带,其中附带了歌词本,他们觉得反正看不懂,就送给我了——这让我如获至宝啊!离我家不远的地方,有一家电脑公司的老板跟我比较熟,我经常到那里去蹭网。蹭网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查歌词,为了能输入日语,我还把我的输入法拷到软盘里,装在电脑公司的电脑上。

正如看多了英语小说之后我就开始用英语写日记一样,听多了日语歌,我也开始了自己的创作。从初三开始,我以两个月一首的速度开始自己写歌。最初的时候,我还要不停地翻词典,写出来的歌词文笔也比较幼稚;到了高一,我终于写出了三首比较像样的歌:《樱色的季节》、《春天的呼唤》、《夜晚的巴士》(如果有同学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在连载之后分享一下这几首歌^^)。可惜高一以后我就不怎么写歌了,也许是已经过了那个浪漫的年纪了吧。

在整个中学期间,我的日语都是一个人在捣鼓;直到上了大学,我才开始在日语角与日本人交流。但是,凭借我200首歌词的积累,我跟日本人聊起天来竟然没有什么压力。在日语角,我说一些句型时的音调得以纠正,口音变得更加地道。我在大三参加了一次日语朗读大赛。初赛时,我朗读了Erich Kästner的小说《飞翔的教室》序言中的一段自然风光描写,读完后评委居然问我在日本住过多久——而我迄今为止,只在日本呆过两个小时(转机)。这次大赛我获得了第一名,奖品是一台佳能电子词典;这台词典成了我后来读日语小说时的得力助手,我至今仍在使用。在大学这几年里,我还教过七八个同学日语。有人说,只有把别人教明白,才算自己真正懂——我觉得此言不虚。如果自己的知识体系并不“枝繁叶茂”,学生提出的问题就很容易把你问倒。我在教日语的过程中使用过新旧两版《标准日本语》以及《新世纪日本语》等多种教材,在对比中体会到了各种教学方法和术语体系的优缺点。我的大部分学生,都因为种种主观或客观原因,半途而废了;不过我也有一位“得意门生”。他是个动漫迷,跟我一样喜欢《名侦探柯南》,我就把我所知道的歌词都与他分享,还曾经用一节课教他开场时柯南的那一大段独白。这个同学一直坚持学习日语到毕业,算是学有所成,后来考上了东京大学。


 ▌本文作者简介 

他熟练掌握日语、西班牙语、法语等6门外语并且与当地人谈笑风生。他用韩语教日语并与韩国同学在清华一起创办中韩交流协会。他自学Android开发出可以同时查询汉字的中古音、汉语各方言以及各种外语读音的应用程序。他暑假在Facebook实习并轻松拿到Return Offer。他就是来自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语言技术研究所的在读博士王赟(Maigo)。

高中搞过信息学竞赛的同学们,可能会听说过Maigo这个名字——他在2005年入选全国信息学竞赛国家集训队,网上流传着他写的各大题库的程序和解题报告。

Maigo在课堂上也算是个“学霸”。虽然获得了保送资格,他依然以山东烟台市状元的成绩考上了清华大学电子系,又以全系第一的成绩(当然体育除外)进入了卡内基梅隆大学。

[/html]